Dialogue – Lim Kim Hai Solo Art Exhibition 23 Sep to 8 Oct 2017

Article from Asia Art News

 

 

message ambassador of France

 

 

message from princilal of KL College of Art

 

 

苹果啊,苹果 — 赵宏

林金海先生画了很多的苹果,橘红色的,深红色的,还有青色的。这些苹果大多拥塞在一起,似乎是浮在空中,极个别的时候,也会被置于桌上,就像通常的静物作品中所常见的那样,但有些被套上了透明却流露着窒息与压抑的塑胶袋中。塞尚也画苹果,苹果令塞尚着迷 ,“他用小而偏平的笔触来调整那些圆形,使之变形或放松或打破轮廓线,从而在物体之间建立起空间的紧密关系,并且把它们当成色块统一起来”。一个独立的苹果就是一个独立的三维立体形式,在林金海先生的作品中,无论是挤在一团的,还是零散于外的那些苹果,都彰显了他对技巧与材料的控制,光线和视角被精心地处理,位置和情绪也是特意安排,让观者浮想联翩。
塞尚认为“线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间的对比。物象的体积是从色调准确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出来”,“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去复制现实,它意味着寻求各种关系的和谐”,林金海先生的作品正是对这些经典论述所作的着意诠释。
为什么是苹果?在西方,苹果大概是陪伴人类最久的果实之一,西方人对苹果的认同似乎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理解。撒旦诱使夏娃偷吃苹果,这是禁果,她因此勾引亚当,再次将苹果送与他吃。结果上帝决定惩处亚当,将那即将吞下的苹果卡在他的咽喉,令他气息不通,说话粗声粗气,形成喉结。对于夏娃,上帝则咒她每月定期“流血不止,直到老年”。在古希腊的神话中,特洛伊战争也是因一颗金苹果引起。在神宴上未受邀请的女神厄里斯,将刻有“给最美女神”字样的金苹果摆在宴席上,天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与爱神阿佛罗狄忒之间纷争顿起,最终导致战争。
苹果和人类瞳孔的外形高度相似,苹果的轴对称切片历来都被看做是女阴的形状,苹果在艺术作品中的出现,寓意往往是隐性的,带有性的暗示。林金海先生画了很多苹果在一起,红色是鲜血和火的颜色,象征着血腥、残暴、灾祸和危险,以及放荡和淫秽;那么青色呢,既意味着青春和旺盛的精力,也是嫉妒,以及缺乏经验的幼稚和未成熟的表现。画面中呈现的哪里是苹果,分明是女人,欲望,以及凌乱的,需要用尽力气才能挤到烦躁不堪的众人前面的人生。
简单的式样,重复的形式,雷同的色彩,并无明显区别的外表,一颗颗苹果被僵硬地排列着,占据画面的主体,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和色彩感官效应。不过,用学院派的理论与技术分析来观察和欣赏林金海先生的苹果是多余的,当你因色彩而感到兴奋与萌动,因形状和光线而感到妩媚与畅想,那就足够了。

 

===============================================================

 

 

苹果不只是苹果树的结果  –  邹璐

——马来西亚著名画家林金海《苹果》系列油画展

画面上那些青苹果、红苹果、黄苹果全部亲密无间地挤在一起,色彩丰盈饱满到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那些苹果们不只是水灵,栩栩如生,更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动感,载浮载沉,好像受到某种召唤,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令人陶醉的苹果成熟的芬芳。这就是被称作“苹果大王”的马来西亚著名画家林金海的《苹果》油画作品系列带给人的直接视觉冲击。

日前,林金海受邀来新加坡参加一个题为《品艺》新马中三国艺术家作品联展,这是他在上世纪1988年连续两次在新加坡举办画展后,阔别26年,再次在本地举办画展。巧合的是,就在大厦同一层,正在举办马来西亚国宝级画家与诗人拉迪夫∙莫西丁(Latiff Mohidin)巨幅抽象油画展览,他们两人,一位是马来族群中的大师级人物,一位是华人画家中的佼佼者,不期而遇,成为一场难得的高处相逢。不过真正让林金海高兴的是,画展带给他与昔日老友相聚的机会。

林金海1950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1970-1972年曾就读当年的南洋美专,在新加坡有很多当年南洋美专的同学及校友,他们保持着几十年的友谊和联系。说到南洋美专令他最为印象深刻的当然是那些前辈画家,身材娇小气质不凡的张荔英老师,为人老实兢兢业业的陈宗瑞老师等。林金海说当年自己性格内向,比较传统,从来对老师非常仰慕和充满敬意,所以和老师比较有距离感。

南洋美专毕业后他在马来西亚巴督峇辖的华人中学有过短暂教职工作,这也是他一生中仅有的一小段朝九晚五上班族生活,不久就远赴法国,来到人人为之憧憬的艺术之都巴黎学习艺术。

在其后至今的几十年时间,他先以半工半读方式完成法国学业,随后以绘画为生,虽然期间也经历过挣扎、困惑、挫折、迷茫,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成为新马两地极少数的职业画家,目前在马六甲有自己的工作室和兼做收藏用途的画廊。

无论是在巴黎的近20年,还是回到马来西亚,作为一个职业画家,他不教学,不授课,不参与不必要社交,专心画画居然也能生活得很好,对此林金海感到非常自豪,他说“重要的是拿出好的作品,只要是好东西,欧洲人也会掏腰包买你的画。“过去几十年来,收藏他的画的收藏家来自超过十个国家,他还是马来西亚多年来画家个人作品成交量冠军,通常他完成一幅画需要长达三到六个月的时间,所以他的作品不多,但订单已经开始排队。

同样是艺术界人士评价说他是艺术的“天择之人”,说他有着无可挑剔的技法和自然而然的谦逊态度。“天择之人”的说法来自艺术界同行,可见同行之间对他的由衷钦佩。林金海说,他的确从小就喜欢画画,小学老师布置作业画轮船,他笔下的轮船看上去有模有样,以至于好多同学都央求他帮忙代笔。

从中一到高三,他加入学校的美术兴趣小组,绘画兴趣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画,有时候画到半夜三更,嫂嫂说他是一个怪人。

林金海的解释很简单“因为喜欢“。正是这份单纯的喜爱,他在高中毕业后来到新加坡就读南洋美专,他说感觉太幸运了,喜出望外,倍感珍惜。后来又留学法国,令他眼界大开。在法国他幸运地找到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就是在一些中国家具上画中国山水和古代人物,这份工作让他在留学生中赢得”百万富翁“的绰号,但他心里明白,他来巴黎的目的不是赚钱是学习艺术,所以他坚持以半工半读方式完成他的艰辛而漫长的学业。

关于他的创作经历,他说他在最初的十年几乎什么都画,因为基本功扎实,画画对他来说得心应手,慢慢他把他的绘画语言开始集中在苹果身上,原因很简单,在法国请模特的费用太高,而苹果是一种寻常水果,并且比较其他水果,苹果可以保持较长时间的新鲜度,而不像其他水果,没几天就开始枯萎腐烂。

起初他画的苹果比较小粒,颜色暗淡,逼近真实地铺陈在桌面上,光与影无声叙述着这些苹果的落寞心思,再接下来,他开始仔细观察研究苹果,发现世界各地苹果之大不同,比如美国苹果通常比较硕大,红彤彤的,澳洲的有迷人香气,日本的颜色较为柔和,等等,这些细致观察让他笔下的苹果开始活泼起来,现在当他提笔画苹果,苹果其实早就在他的心里,他可以随心所欲布置整个画面,结构比例、色彩对比,苹果的摆放方式,光影变幻,虚实动静,都在他的掌控之类,苹果成为他的专属绘画语言,连苹果表皮上的不规则斑点,虫斑,光晕等,都被他饶有趣味地描绘出来,最重要的,他的苹果从原先的灰暗、阴影、富有重量感,到现在色彩绚丽,饱满充实,活泼奔放,无拘无束,带给人愉悦的审美体验。由于他的超现实表现手法,很多参观者都会不由自主要伸手去摸一摸那些新鲜苹果,而看久了那些苹果又好像已经失去地球引力循着光亮自由飘飞起来。

但另一方面,身为画家,他会告诉你,他的笔下的每一粒苹果就好像每个人,我们可能肤色不一样,讲着不一样语言,但不妨碍我们和谐共处,共同构筑一个美好社会,又或者每一粒苹果的追光行动就好像每个人都要在生命过程中力争上游,那些绚丽色彩的苹果就是温暖的鼓励。

传说伊甸园的第一粒苹果让亚当夏娃的眼睛变得明亮,知道羞耻,懂得善恶,据说1665年秋天,牛顿坐在苹果树下思考,又是一粒苹果让他为世人揭示了万有引力定律,开启人类追求科学的梦想,当然第三粒苹果就是乔布斯的电子科技产品苹果系列。看来,苹果不只是苹果树的结果,“艺术创作是浩瀚的大海,永远都有的探索。“外表沉静态度谦逊的林金海这样说,他的苹果系列油画创作将带着探索的深情和激情继续繁盛茂密,硕果累累。